蓝汪叽和魏wifi

这里小夜子/晏如也/魏清越 阴阳师小滑冰全职魔道 总之好多好/微博也是这个ID!!!!谢谢各位dalao看我的文!

妈呀 从九点多写到现在作业终于写完了……明天专心码文。

暗搓搓来波丑字来混更 今天晚上没更文瞎胡摸鱼 周末会努力更的(*゚∀゚*)

最近作业特别多……根本没时间写文了……准备到了周末更两次。然后就是这个突然之间本来就是短篇,可能马上就完结了……那么就意味着,我要开新坑了。             

哦豁。听说产粮能出。我这个渣子来凑个热闹。_§:з)))」∠)_@

忽然想开忘羡车……我怎么办……这篇文弄完还有另一个坑等着我填,大概就是高中生背景的狗崽……那这忘羡……该怎么办_§:з)))」∠)_

狗崽 【大天狗×妖狐】 现代 突然之间 (慎入(小短篇)

          (2)

             大天狗缓缓的从阳台移到客厅,面无表情的坐在拉来的椅子上。然后俯下身喝汤。
  

           “诶这不是有勺子吗,干嘛不用。”妖狐说着就要把勺子递给他。

           
            大天狗却错开了身子继续喝汤。

            妖狐微叹口气,把勺子放进自己碗里。

            这时门却响了起来。大天狗和妖狐同时抬头。大天狗微微动了一下,妖狐却飞快的站起来然后跑到门口开门。

            大天狗望着他瘦长的身影,唇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

            这一切,妖狐自然是不知道的。

            站在门外的是一目连和荒川之主。

            “妖狐我们旅游回来了,带了点礼物给你。”少年独有的清澈嗓音回响在门厅里。

            “啊啊真的吗?连连我爱死你啦!”妖狐开心的眉毛都要飞到天上去,接过礼物就要冲上去抱住一目连。可是那一瞬间忽然瞥见了荒川冷的可怕的脸,就顿了顿又把手缩了回去。

            “你就让我们站在门外?”荒川挑了挑眉毛说道。

            “怎么会,来来来进来啊随意啊哈哈哈哈刚才一高兴就给忘了。”妖狐说着就把他俩往家里带。一目连经过餐厅时习惯性的向里面瞥了一眼,在看到两碗氤氲着热气的汤时,愣了愣顿住了脚步。随即又神色如常的随意问道:“大天狗也在?”

            “嗯嗯是啊,不过他还是生我的气,连话都不跟我说跟你讲我真的要疯了……不过总会好起来的……”妖狐说着转头向餐厅想看看大天狗。

             可是他愣住了,餐厅里哪还有大天狗的影子?

             他急了,喊到:“大天狗你给我出来!你干什么……”他边喊边满屋转。转到大天狗的房间门口才发现他在里面。大天狗趴在书桌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仿佛是睡着了。妖狐提起的心此刻又重重的落下去,松了口气,为大天狗带上了门。

             “嘿嘿你俩别介意啊,我们俩吵架之后他就这样了,你怎知道的他一直挺怪……”妖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活像失礼的是他。

             “你……”从进门到现在一句话没说的荒川却突然开了口。

              还没等妖狐听见,一目连就接着说:“没事我们知道的。”他微笑着,却用力握住了荒川的手。

              一目连看了看欲言又止的荒川一眼,摇了摇头。接着转过脸对妖狐说:“妖狐,等大天狗醒了你帮我们带个话,就说我们来过了。”

              “行行行没问题,那天我们不生气了我带他去找你们俩啊!”妖狐爽朗的笑起来,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

              “对了,过两天来我们家吃饭啊。”一目连突然说。

              “嗯好啊,你俩这么快?”妖狐暗搓搓的问,笑的十分不雅。

              “托您老的福。”荒川说。

               一目连笑起来,说:“那你吃饭吧,等大天狗醒了别忘了叫他吃饭啊。我们就先走了。”一目连拉起荒川向门口走去。

               “好,拜拜啊!”妖狐挥手。

                下了楼荒川问道:“还这样?”

                一目连神色复杂,叹道:“唉……这我们也管不了,就看他自己了。”

          

狗崽【大天狗×妖狐】 现代 突然之间(慎入)(小短篇)

        【1】
       “我回来了。”妖狐咔哒一声打开了门,冲着屋里喊到。

        沙发上的人就那样静静的坐着,金色的发丝逆着光在脸上形成了阴影,此时他偏了头过来,而随着阳光的闪烁,他的面部忽明忽暗。

        大天狗看了看妖狐,又转过头去。继续自顾自的坐着,交叠起修长的双腿,湛蓝色的双眸毫无波澜,在阳光的照射下,几近透明,原本深蓝色的眼眸,此时却仿佛一汪一眼望不到底的清泉。薄削的嘴唇微抿着,更为那本就面无表情的白皙脸颊增添了一分冷意。

        “……”妖狐噤了声。他努力克制住想亲吻那双眼眸的念头,继续说道:

        “唉算了算了,不理我就不理我,生气就生气吧。我不管了成吗我去做饭,今晚还吃排骨汤行吗?”

         大天狗依然不为所动,冷漠的好似一尊雕像,毫无生气的雕像。

         “那行吧我不问了,瞅你跟哑巴似的,我做什么你就吃什么吧。”说罢轻车熟路的从厨房门口拿下挂着的围裙,系上。然后又找了一个黑色的皮筋将因阳光而闪着仿佛透明的银白色长发束起,转身走进厨房。

       
          将水龙头💇打开,从水盆中拿出解冻好的排骨,放在水下细细冲洗。将排骨切段。

          
          接着从厨房的柜子里拿出一节莲藕,冲洗干净后放在案板上用刀切成藕块。因为他喜欢脆的莲藕,所以特意买了新鲜的白莲藕。莲藕的清香近在咫尺,萦绕在鼻尖上。真好闻啊。妖狐这样想到。然后切了姜片,又将葱切成段,一一摆在案板上。

          最后打开砂锅,盛入清水,依次将排骨,莲藕,葱,姜倒入。盖上锅盖,打开电源,熬制两小时。

          妖狐满意的拍了拍手,将围裙解下,走出厨房。
       

          看了看手表,五点半。七点半可以准时开饭。妖狐想想都开心。
  
         
          他一走到客厅就发现,桌上还有一包没吃完的乐事薯片,就拆开吧嗒吧嗒嚼的欢。

          大天狗依然不说话,视线却转了过来,看着妖狐。

          妖狐自然是察觉到了,自觉的抬起头,问道:“你绕嘁吗?(你要吃吗)”他的嘴边沾上了薯片的碎屑,两腮还塞满了薯片,话都说不利索。
  

         大天狗摇了摇头,又转过去。

         妖狐忽然产生了一头栽在大天狗大腿上的想法,便往那边靠了靠。

         大天狗却忽然起身,妖狐落了个空。

         有点失落。妖狐心里空荡荡的,又坐起来,抱着抱枕垂着头继续嚼薯片。

         他拿起了手机打游戏,却发现大天狗站在阳台上背对着他,修长的身影随着渐渐沉落的夕阳沉寂下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就七点半了。妖狐走进厨房,关闭电源,掀开锅盖,向里面撒了一些盐。接着用大勺子一次一次的盛出来,再用漏勺过滤。因为什么呢。因为大天狗他,不喜葱姜蒜这一类东西。

         妖狐拿出两个碗,用勺子盛出,强忍着口水,盛了许多排骨和莲藕在其中一个碗里。碗上用行楷写着三个大字,大天狗。

         这是当年上大学的时候订做的,那时大天狗和妖狐还没有生气,也不像现在这样。

         甩甩脑袋将繁杂的思绪甩出,小心翼翼的将两碗汤端上桌,拉开两把椅子,冲阳台喊道:“开饭了!”

         大天狗转过了身子。